湘潭市张斌征婚一传销女子利用感情将他“一网

  “传销是一个害人的东西!昨天我被一个女人骗到玉林来做传销,现在我刚刚逃离那个窝点。我希望能通过我的教训,能唤醒一些正在痴迷传销的人们,同时也希望能取缔这些害人的非法组织。”

  张斌是湖南省湘潭市湘潭县人,在湖南株洲开有一家广告公司,两年前,他离了婚,今年9月,他在湖南株洲一个婚姻介绍所登了一则征婚启事。9月14日,婚姻介绍所的工作人员告诉他,一个姓邓的女人前来应征,是广西玉林一个个体户,叫他跟那个女的谈谈。于是,张斌放下手中的生意,前去跟邓见面。见面之后,双方都觉得十分满意。张斌也觉得自己离过婚,今生能遇到这样一个长得还行的女人,算是前生修来的福气。接下来两天时间里,他们同居在一起,相处得十分融洽。

  两天之后,这个名字叫邓某某的女人要离开湖南回玉林,张斌给她买好火车票,并亲自送她上了开往玉林的列车。之后,张斌跟这个女人一直保持着联系。在短信上,邓经常说自己忙,需要有个男人陪伴,叫张斌快点来玉林,跟她一起做生意。

  张斌告诉记者,当时邓自称是在广西玉林经营服装生意,开有一间做服装的作坊,每天都很忙,要陪客人喝酒、签约,需要一个男人陪伴在身边,帮助她打理服装生意。因此,叫他放弃他在湖南的生意,来玉林一起做服装生意。由于今年公司经营情况不是很好,加上这个女人千呼万唤要自己来玉林,并说在玉林的生意就算做得不好一年也有七八十万收入。于是,只身前来玉林。

  2006年10月25日,张斌再次接到邓的短信,叫他马上来玉林,有大生意等着做,加上按捺不住感情的煎熬,张斌把自己一家广告公司托朋友帮忙打理,自己便把衣服、日常用品、电脑等所有要用到的东西打包,到托运公司办理托运到玉林的一切手续后,从长沙踏上了北京开往湛江的列车。经过10多个小时的颠簸,于10月26日早上7点左右到达玉林火车站。

  张斌到达玉林后,邓前往火车站接他,并热情地招呼他,并叫他先休息一下,再去看她的服装厂房。于是,张斌跟着邓来到了教育西路某住宅楼的出租屋。在一楼,张斌发现有一间做牛仔裤的作坊,但并不是像邓所说的那样十分繁忙。在6楼,他发现邓的房子十分简陋,打扫得还算比较整洁,房子一厅一房。在7楼,张斌看到还有3个女人,2个男子是跟邓是一伙的,而且墙壁上挂着连锁销售每人3800元的资料图片。这时候,张斌隐约感觉到自己已经进了传销的窝点。在接下来的时间里,邓及其他人轮流对张斌进行“洗脑”,劝说张斌加入他们的队伍,马上交3800元钱,并叫其打电话回去叫亲戚朋友过来,一起把“生意”做大。此时,张斌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。想不到自己放着生意不做,一心一意前来玉林帮助她,竟然是把自己骗来做传销。

  张斌深知,自己无法轻易逃离这个魔鬼之地,得想个办法逃离此地。于是,26日中午吃饭的时候,张斌告诉邓,自己想要喝酒。开始的时候,邓不愿意去买酒,于是他就开始发怒。最后,邓只好到外面买了一瓶红星二锅头回来给他,邓同时带了一个男的跟在他的身边一直看着他。邓介绍男的是她的表哥。

  喝完酒,借着酒性,张斌开始大骂邓为什么要骗自己来做传销,并顺手把屋子里面的凳子、桌子,还有喝水的杯子乱砸一通。那些人看见这样,都不敢来阻拦他。最后,他拖着邓到了窗户边,想把她抛下楼,自己再跳楼。但突然间想到,家里有大有小,父母已经60多岁,孩子正在读高二,还需要他照顾,为一个女人跳楼不值得。张斌控制住了自己。没等邓等人回个神来,他便快速地离开了出租屋,来到火车站外面的旅馆住下。

  27日上午,当记者看到张斌的时候,他告诉记者,在离开之前,他发了条短信给邓,规劝她早日清醒。短信是这样的:“本来只要感情还在,我兴许会留下。可是你骗了我,把我骗来做传销,让我有种把你抛下楼去的冲动……”

  张斌还告诉记者,这个传销团伙运用感情,甚至不惜利用肉体来“招”人加入他们的“团队”,他们的营销模式是一拖三,即是招一个人进来,这个人就得拉三个亲戚朋友进来,危害性非常大。

  27日下午4点,张斌就要坐上开往长沙的火车。在离开之前,他再次求记者一定要把他的经历写成新闻,让更多的人知道传销的危害,希望沉迷在传销组织中人们能早日清醒,回头是岸。

湘潭市张斌征婚一传销女子利用感情将他“一网打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