形容田园生活的说说北岛《生活》原文分析湘潭

  在崂山的一个村子里,一对年轻夫妻创建了一个名为“自给自足实验室”的天然模拟生活区,里面的“装置”都是为了解决基本生活需要而设计的,有发电机、污水净化器……甚至还有滚筒洗衣机。他们希望达到的理想状态是:在山中自力更生,并观察和及时反馈遇到的问题。迄今,他们已经在深山生活了3年。

  初见唐冠华,是在2011年。我们四个互不相识的年轻人在艺术家尤良诚的组织下,举办了一场名为《现场》的当代艺术四人展,冠华那次带来了一些自己制作的奇怪零件,组成了展览中的“艺术装置”部分,而他现在的妻子,当时还是女朋友的邢振在现场为来参观展览的观众们现场理发,并分享了制作手工皂的经验。

  生于1989年的冠华说,他在青岛崂山的一个村子里创建了一个名为“自给自足实验室”的天然模拟生活区,这些“装置”都是为了解决生活中遇到的基本问题而设计的,有发电机、污水净化器,甚至还有滚筒洗衣机。希望能达到的理想状态是,在山谷中进行自力更生活动,并观察和及时反馈遇到的问题。从那时起,我的脑海中就有了一个如他描绘的世外桃源般的田园美景。

  2011年秋天,我跟着冠华和邢振去山上走了一趟,这个“田园美景”就有如泡沫一般被打破了。三栋小破房子,一块还不到三十平方米的小菜地,幸亏那时候天还没开始变凉,不然连过夜都困难。

  冠华倒是不在乎这个,把东西放下后,就在菜园里忙着浇水捉虫,还时不时开着玩笑。他早已经把困难都想在了前面,所以面对这些的时候,根本不算什么。“事情不能一个人做,但又不能没有一个人先来做。这就充满了困难。对我而言,那座生活的山谷就是问题之山。上山之前我就知道,去就是与问题相遇的。”冠华说。

  后来,冠华就和邢振在朋友们的帮助下,一点一滴积累,就像两只要过冬的松鼠,一刻不停地准备着。冠华和朋友们一起研究房屋的搭建、收集塑料瓶子制作保温层、用钢筋一次次做实验;邢振也学会了剥麻纺线、动手做鞋子和衣服,他们甚至还能用最原始的打火方式生火……经过了三年的努力,那个描绘中的田园美景确确实实地出现在人们眼前了。再次上山,冠华还在田里种着菜,还和上次一样有说有笑,仿佛什么都没有变,只是这三年的艰辛,只有他们自己知道。

  所有来过这里的人都会用“乌托邦”这样的词汇来描述,冠华说他并不喜欢这样的说法,乌托邦是一个虚幻的空想,而他们是实实在在做事情。我说如果当人们认为城市中的生活是理想中的生活,未来科技发达、各种功能完善、社会问题也都不存在的美好之地,那你这里也许就是“反乌托邦”的。冠华说:“没有你想的那么残酷,我并不反对任何一种和我不同的生活方式。是什么不重要,能解决问题就行了。况且人类是不可能开倒车的,没有倒退的能力。我们的每一点行动都是进步。只不过每一步都决定着我们的未来有多远。”

  冠华和邢振在去年结了婚,他们下山的次数越来越少,时间也越来越短。中午的时候,邢振从山下回来,上午她被自己养的小狗“坨坨”咬破了手,刚去打了狂犬病疫苗。到家就张罗着和我一起去打水。

  取水的地方是一个小河沟的低洼处,这里积了一些水,但是远远不够,带去的两个水桶只打满了一个,水也不干净,只能浇地。邢振说:“今年特别旱,用水是个问题。没有雨水,饮水就不能解决,打井的话费用还是比较大,先不考虑。”

  现在,他们在等一场雨,冠华需要把雨水送去做一个饮用水指标测试,他已经解决了水的收集和过滤问题,但是不知道能不能达到饮用的标准,但是现在愿意给他们免费做检测的单位不好找。

  邢振打回了水,去后面的菜园把在集市上买的西红柿苗移栽了,一共九株,种完后一桶水也用完了。然后,她又把在集市上买的蚯蚓倒在垃圾箱里,据说可以分解有机物并且不产生异味。

  邢振在山上学会了制作各种纺织品,蚕丝、牦牛毛、麻线,可以用来做衣服,她给冠华做了好几件单衣,还给自己做了棉袄。“明年我想养蚕宝宝,这样就有蚕丝了,可以做些蚕丝衣服。”邢振说。

  忙完了农活儿,冠华让我看一部短片,是他制作木炭的过程,用动画的形式展示出来,准备放在网站和别人共享。“交流,思考,哪怕是简单的关注都是一种参与,希望有一天,可以把自给自足工艺的实践效果用图片、文本、视频综合的形式,制作一本《自给自足手册》,实现生活必需品方面的免费开源”。这是冠华和邢振对未来的规划。

  种菜、养鸡、做鞋、制衣、做肥皂、发电、纺线织布……这种“你耕田来我织布,我挑水来你浇田”的田园生活似乎离现代人越来越远了,然而,一对年轻的80后艺术家夫妻在崂山深处辟了几块地租了一个小院儿,还利用一间已经倒塌废弃的石屋建起一间实验室,打造了自己的理想国。穿衣吃饭、油盐酱醋……一切都是自给自足,唐冠华和邢振已经在崂山清凉涧“隐居”了三年。

  沿着李沙路向北行驶至汉河社区,拐上一条村中小路,就到了清凉涧,再穿过一片农宅和一片樱桃林,在这片农宅的最高处,就是唐冠华和邢振的“生活实验室”。这里民风淳朴、环境幽雅,夫妻俩一个主外,一个主内,邢振负责生活用品的实验开发,做鞋、缝衣、做肥皂、熬糖、制盐,唐冠华则负责实验室的设计和基础建设,还要在自己的网站分享成功的生活实验,帮助更多向往田园生活的人少走弯路。

  除了电,这里似乎与现代生活格格不入,即便是电,他们也开始实验用太阳能发电和自行车人力发电。一个小院儿和半山腰的一间实验室,虽然简陋,但是承载了夫妻俩“生态环保”的生活理念和田园梦想。“5年内,我们要出一本覆盖建筑、能源、农业和油、盐、酱、醋、糖等日用品简明制造工艺的技术读本 《生活必需品自给自足手册》。”唐冠华说,他们俩的终极目标,就是建立一个自给自足的生态社区。